最令人厌的十大网络缩略语

多亏了聊天室即兴凑成的话语风格以及短信及微博的简短特性,网络缩略语现在已成为了书面英语的一部分。但是,要说哪个…

8月 30, 2022 by in

多亏了聊天室即兴凑成的话语风格以及短信及微博的简短特性,网络缩略语现在已成为了书面英语的一部分。但是,要说哪个缩略语是最最让人恼火的话,这就是值得学者争论一番的问题了。那我在这里就抛砖引玉,先说10个吧。

语言学家喜欢区分一个符号的指示意义(即字面意思)和内涵意义(即此符号所暗示的事物)。这些缩略语的指示意义变化范围较广。但是基本上所有的缩略语都包含着一个意思:我是个白痴。

这可是缩略语的老爹级人物。在过去的10年中,它毫不费劲地压倒“支票正在寄过来呢(The cheques in the post )”和“我爱你”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常被说起的谎言。大声地笑?你说真的?还有,人们现在说“大声地说一声‘大笑’”(LOL out loud),事情变得更复杂了,这是特别无敌的说法,因为你不可能一边说“大笑”,一边大笑,除非你用笑。或者用说“大笑”,我想,这是一种双关语吧,因为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大笑”一词现在只是一种寒暄语。问句:看看我在那干了些什么?回答:“超级无敌大笑(Mega-LOL)”!

你只能活一次(You Only Live Once)。但要是你在我手持羊角锤的时候在我旁边这么说的话,你就活不长了。这,就像著名的网络学者马特·缪尔(Matt Muir)说的那样,是“智商低于100的人用来表达及时行乐(carpe diem)的说法”。我的一个朋友说他家小孩就常常大声这么说。这必须得停下来。

诚实点(To Be Honest)。我们希望你诚实,而不是别扭地抖出让人听了不舒服的真相,还要做着令人厌烦的伸出三只手指的手势,你的听众可能真的承受不了你所说的真相。此词和“坦白说(frankly)”及“恕我直言(with respect)”是一个老妈生出来的,也该马上回到它老妈的肚子里去。

就我个人的浅见而言(In My Humble Opinion)。在此缩略语中,H(浅见)总是多余的,M(我的)有时候也是多余的:基本上你说出来的观点都是从你关注的推特或你希望被回关注的推特账户上抄来的。

你就去查下百度吧,该死的(Just Fucking Google It)。嗯,真可爱。找你帮忙真是太高兴了。这则令人难堪的短语还有一个更机智、更被动出击的版本,那就是网站,它能让你向对话者发送一条量身定做的链接,写着“让我来帮你百度吧(Let Me Google That For You)”,并且就真得会帮你百度。我的朋友史蒂芬·马格达林斯基(Stefan Magdalinski)就曾经给我发过一次,我可以就个人经验说,他真是个彻彻底底的魂淡。

它代表着“太长了;没读(too long; didnt read)”。这条缩略语的唯一可取之处就是它在喃喃自语中间加入了那个标点符号,分号。另一方面,它宣布,使用此语的人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告诉世人不是他不同意某件事,而是忽视了这件事。这是在公然挑衅有姿势的人!在理想的世界里,会有一个词语,只有一个单词,就能精彩地表达出:你说的五个单词(too long; didnt read)太无聊,老子读不下去了。

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的话(If You Know What I Mean)。讽刺的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说的时候,我去查了《都市词典》(Urban Dictionary)。NIDKWYM(作者凌乱了)。

信息量太大(Too Much Information)。这句话在语调上有些地方很让人心烦。首先,说这话的人就像《绯闻女孩》里那帮人一样,也就是说,一群傻纯少女大声说着“我的天啊,我的个老天啊(OM Actual G)”,还一边做着“随便怎么样吧”的手势。其次,这是红果果的无礼。你是在上社交网络啊。社交网络的重点就是过度地分享。

据我回忆(As Far As I Recall)。这和“依我愚见”不一样,这是虚伪的谦虚;此语暗指,你的时间如此宝贵,以至于真正核实一下的时间也没有,我们应该感激你为我们从你那思想的大海洋中抽出了一点点思想的小火花吗?就像某新闻专栏作家问的:“是伏尔泰吗,是谁说的来着?”请登录“让我来帮你百度吧”(Let Me Google That For You)网站。

危险工作(Not Safe For Work)。你怎么知道我在哪儿工作呢?事情就这么凑巧,我在一家色情米姆文化工厂工作,里面全是肥胖的七旬老汉,他们穿着皮衣,在我耳边,吆喝驱赶着农场动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